P1370066uytruytf    P1370067

       過去習慣將命中之所遇歸於宿命緣份近日對緣份這詞感觸之身卻也常常不解於宿命」之安排有所惑 夫天地者,萬物之逆旅;光陰者,百代之過客。而浮生若夢,為歡幾何?年輕時不是很懂得自以為知之可卻是不知

      幾天前為了辦理出國申請居留的事去了一趟戶政事務所也因剛好就離老家很近,久久沒回去了沒原因過家門而不入之前沒回去也是因為近年已改建,整修後現名為"青田七六"(馬英廷之故居)

    「青田七六」位於青田街七巷六號而故名占地兩百坪裡的檜木屋舍已有八十年歷史,採用高床式的設計和洋相容日本足立成教授在1931年參與設計興建1945才由台大地質學家馬英廷教授接收,直到馬教授辭世後的隔幾年台大才收回2006年正式定為市定古蹟,並與一文化事業團隊合作開設了可對外開放的咖啡廳,為了讓老宅的故事得以延續每天也有免費的導覽解說員,感謝他們在這層層樹影下一直默默辛勞於此替這老宅院傳遞新生命

page  P1360295ytr  

       沒想到再次回老家竟已相隔數十年,踏進綠樹成蔭的院子裏,腳底踩著的白色小碎石,眼前既熟悉又陌生,我試圖闔眼,回想兒時院落裏的鳥語風吟,曾幾何時早已不復再了。物換星移後的今日即便生長於此,但對這老房子的印象其實是很模糊的,大概只剩曾和堂哥堂弟在屋子和院子裡跑跑跳跳完躲迷藏,還有每逢過年過節會回家圍爐的的記憶了  

       此次解說員剛好是馬亮軒老師,亮軒老師是馬廷英的長子,也就是我的表大伯。他當年年少時期就離家,所以與家人關係也只僅止於偶而聯絡,說不上親疏,因而今日算是我與亮軒表大伯的初遇大伯是一讀書人,嗜書為癡,為了紀念敬愛的父親寫下了" 青田七六" 這本書,此書頁頁篇幅都詳盡訴說了從古至今這間宅院裡的種種故事。描述的是情感,承載的是來不及的孺慕之思,還有對生命的深深感恩隨大伯入屋內,幽然檜木香伴隨而來,他帶著我們參觀且一一細說,屋裡屋外我尤愛連接著後院的長廊,整整大片的落地窗讓陽光瀅瀅洒落下服和諧的氛圍令我不想離去,似乎心情也跟著沉澱了迎著秋日微風置身於此一切宛如夢境

       其實於我而言最陌生的莫過於關於爺爺的一切,早在父親上小學時爺爺就過世了,所以每當我問起爺爺的事,父親總是簡短帶過,後來也只知道爺爺是因肝病過世的如今熟讀大伯的書才揭開這塵封已久的過去書中提到當時爺爺是個讀書人,還是留法留日的雙碩士,曾在法國第一大學就讀經濟學,說得一口流利的法語,只是在戰亂的年代裡懷才不遇,不得志之導致晚年過得顛沛流離,最後終至鬱悶而病逝。沒想到爺爺的晚年生活過得如此,心中生起了無盡感傷,悵然若失看著這院落,想起那消失的夏屋,還有最後爺爺遺留下那寫滿法文的日記本,裏頭應是記錄著爺爺想說的話,而是否還保存在在這個世界上,已無從得知,如有人知曉可否將它好好保存,在此先行感謝了

       講解的最後表大伯幫大家在書上用毛筆留話印字,我則猶豫著是否要與他相認,深怕這一認可能會嚇著他老人家,可又怕錯過了今日下回何時能再相逢然而心中莫名的悸動,想想既是緣份注定,何不就順應天意直到人群散去後,才向前請表大伯幫我落款題字,之後又請他寫給父親時,提到父親的名字,他訝異地看著我,直說我像極了父親怪不得似曾相似,還揚揚長笑起來,就這樣我們相觑談起過去

      其實當注視著表大伯時有種訴不出的難過歡愉也許心中是欣喜著但見著他的面容實在是像極了已故的奶奶不由得眼眶浸溼了,可忍著不知該如何說或該何從說起只能用眼神告訴他,是多麼的感謝,感謝他記錄下那些訴不盡的過往最後他要我靜著別動,隨及振筆揮毫在書中的一處空白一幅微笑著的我正映著墨水漸漸浮現,這可真是平生第一次被畫下,記得小時候也常拿著畫筆胡亂揮灑,而至今日,可明白了畫筆下的一切,既是反映著內心所想表達的情感,同時也是提醒自己要惦記著筆下瞬間剎那及永恆

       彷彿存在的一切如同表大伯筆下帶過的文字般,再再告訴我們「你我都是彼此生命中的過客」所以信也好不信也好,似乎都得接受隨天命所帶來的緣份。而我於不解中體會到宿命,於宿命中感嘆緣份之稍縱即逝莫忘"珍惜"

    「複雜的痛苦,簡單的快樂,就是一生」---馬亮軒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elody 的頭像
Melody

美樂的小幸福

Melod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